笔迷屋 > 网游小说 > 你是明珠,莫蒙尘 > 第八百二十八章 一切都会改变
    第二场常规赛仍然是主场,来访的球队是西部的弱旅勇士。

    莫蒙尘不知道勇士队是否还会如他所熟悉的那般,在下一个十年崛起,他们现在只是一支人见人欺的弱队。

    活塞正好拿他们找找普林斯顿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本该是一场轻松拿下的比赛,却因为连连的失误导致双方一度僵持。

    “难以置信,勇士竟然能和活塞僵持三节?”

    “不,活塞失误了太多次。”

    失误次数过多,这就是原因,第四节,莫蒙尘和希尔接管比赛,两人包揽了全队的大半得分,靠天赋击垮勇士,取得开季两连胜。

    勇士的主帅是凯尔特人的名宿,七十年代著名的红色巨人戴夫·考文斯,他对活塞的评价是:“他们让我想起了八十年代的凯尔特人和湖人,出色的转移球让人陶醉,但得控制好失误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需要控制好失误。”活塞队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点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启程开启本赛季的第一次客场旅程。

    德州三连客。

    后来有这么一种说法,能在德州三连客中取得一胜的球队,必然是一支有实力闯进季后赛的球队;能够取得两胜则是一支季后赛级别的强队,若是能从德州全身而退,那绝对是当季的总冠军热门。

    前两年,马刺因为摆烂,拖了德州的后腿,但现在,随着加索尔和基德的到来,马刺再次回到强队行列。

    活塞的第一个客场就是圣安东尼奥。

    马刺摆出了一个令人胆战心惊的阵容。

    首发:基德、阿里纳斯、基里连科、斯威夫特和加索尔。

    除了后场双枪比较矮,站前锋的基里连科和状元榜眼混搭的内线可以叫板任何球队。

    活塞再次祭出他们的普林斯顿,第一节的比赛证明他们的战术对任何球队都行之有效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不能控制好失误数。

    第二节开始,马刺加大强度,他们的失误开始增加,米勒难以招架,高位策应失误频频,回到防守端,阿里纳斯和加索尔轮番冲击禁区,连斯威夫特这种号称“脖子以下的
    米勒瞬间被冲垮。

    马刺第二节确立了优势,第三节,莫蒙尘带动全队发起反击,一度将分差追平。

    第四节是加索尔的表演时刻,他里里外外地教育了活塞的三大中锋——库里、米勒和马格洛伊尔。

    活塞战败,吞下赛季首场败仗。

    加索尔砍下4分1篮板6助攻。

    作为对比,今年的探花秀,埃迪·库里拿下八分10篮板助攻5失误和6犯规,再次犯满离场。

    “马刺的强大显而易见,活塞的客场之旅不好过啊。”这是马刺主场解说员鲁迪·甘德比赛结束时说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结果,他说中了。

    德州三连客,活塞遭遇三连败。

    最后一场对火箭,前活塞球员阿兰·休斯顿中距离弹无虚发,射下八分外加最后的准绝杀,送给活塞一场遗憾的失利。

    “新赛季开始以来,各队的状态皆不相同,马刺开局五连胜领跑全联盟,而活塞五战三负令人意外,而他们的场均失误数更是令人目瞪口呆的4次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排名第二的湖人,场均失误数仅16次。”

    失误,失误,控制好失误,活塞就能一改现状。

    赛季第六战,活塞回到主场迎战衰老的爵士。

    这个赛季,爵士仍然以二老为主,休赛期引进了唐耶尔·马绍尔这位生错时代的全能前锋,马龙仍然能场均贡献9。

    “赛季至今,活塞尚未在帝国轴心球馆输球,今晚他们有望结束连败。”

    比赛没开始,比尔·兰比尔吹得活塞七窍流奶。

    这一战,活塞全队失误数高达0次。

    “爵士上次赢活塞0分的时候,dr还在华盛顿大学。”

    “一场令人不敢相信的惨败!”

    “爵士客场大胜活塞0分,卫冕冠军遭遇四连败!”

    《底特律工人报》怒其不争:这还是那支所向无敌的冠军之师吗?

    《纽约时报》幸灾乐祸:我们宣布,活塞正式退出争冠行列。

    更多专业人士试图从篮球角度分析活塞遭遇连败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惨败爵士后,活塞的场均失误数达到5次。”

    “众所周知,这个赛季他们摒弃了跑轰,改打阿德尔曼在国王怎么也打不出来的普林斯顿,我们确实到了他们的改变,令人目不暇接的转移球,超级流畅的战术运行,一旦打顺了可以击溃任何球队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都知道,传球数增加意味着失误增加;处理球的时间减少意味着球员不能做出稳重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活塞的失误数居高不下的原因!”

    “也许他们应该回头过去的自己,想想他们是如何赢下三座总冠军的。”

    对普林斯顿的质疑开始出现,一开始来自外部,当活塞不敌骑士,遭遇五连败,内部也开始出现了不同意见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要带着五连败前往两个客场,一个是印第安纳,步行者在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一个是萨克拉门托,国王队遇到了和他们一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说,活塞开局胜5负排名东部倒数第二令人意外,那么国王开局7战全败排名西部倒数第一更是让人有种身在梦中的感觉。

    本季与步行者的初次相遇,莫蒙尘到了乔纳森·本德的进步。

    去年他还很稚嫩,今年已经进化为场均分八篮板4助攻封盖抢断的超全能战士。

    步行者的防守令人窒息,活塞第一节就出现7次失误。

    半场,他们落后步行者1八分。

    球员感到沮丧,他们对眼前的战术很迷茫,他们曾所向无敌,现在却为新战术所困,也许,他们应该尝试曾经帮助他们成功的战术?

    莫蒙尘既没有让球队打跑轰,也没继续打普林斯顿,他注意到他们的思想出现了问题,现在最紧要的是拼下这场比赛,因此,他增加了个人的进攻次数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艰苦的血战,当莫蒙尘砍下45分却不能赢球的时候,外界对活塞绝望了。

    “六连败。”

    “活塞王朝在这一夜轰然倒下!”

    酒店

    队内的消极情绪正在蔓延,除了莫蒙尘,连希尔都有点怀疑普林斯顿是否能帮助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探索者,他们是成功者,他们用跑轰赢下了三连冠,现在突然改变打法,却打出了胜6负的开局。

    韦斯特法尔决定在消极情绪最严重的输球当晚召开会议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每一个队员和教练组的主要人员都来到了韦斯特法尔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一起,却不主动出声。

    “伙计们,我只是想和你们聊一聊。”韦斯特法尔说,“我们最近战绩不佳,你们都在眼里,但这个情况一定会得到改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显然还没完全适应普林斯顿,还有种声音说我们应该继续打跑轰,我想听听你们的法。”韦斯特法尔笑道,“请你们畅所欲言。”

    第一个开口的总是最艰难。

    吉诺比利愿意当这个人,“普林斯顿是一个很好的战术,但它从未在
    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,特别是这个出头鸟在发表完意见还安然无恙的坐着的时候,那些对现状不满的人应该发声了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我们并没有失败!”拉希德扯着嗓子说,“如果我们在总决赛用跑轰输给了对手,换种打法我没意见,但我们击败了湖人,赢得了三连冠!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换,打跑轰,我们是冠军,打普林斯顿,我们遭遇了六连败!哪个更好,还用说吗?”

    附和声出现了,拉希德在队内有很大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希尔了莫蒙尘一眼,他在聆听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”里德说,“普林斯顿能让每个人都拿到球,但老实说,我拿到球后并不知道最佳选择是什么,如果打跑轰的话,我就知道该怎么做,亚当,你说过,我带菜鸟们打跑轰的时候表现最好。”

    弗劳赛斯点头,为里德作证。

    “各位,没有一步而就的好事。”大力支持球队改打普林斯顿的查理·麦肯开口说道,“当初球队改打跑轰,也是用了三年的时间才得到了第一座总冠军,普林斯顿是更复杂的战术,但它能带来更多的可能性,我们需要更多的耐心。”

    “查理,我们都六连败了!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还要什么耐心?我们为什么要放着更容易更简单的战术不打,去打呆子的战术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不安分的情绪开始发泄起来。

    主张改变的教练组和不习惯新战术的冠军成员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今年刚入队的菜鸟默不作声,这里没他们说话的份。

    “莫,你没什么想说的吗?”韦斯特法尔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说完了,对吗?”

    有些人不开口,是因为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而有些人不开口,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收尾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人,只要他开口了,这里就只能有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跑轰让我们赢了三座总冠军,这一点没错。”莫蒙尘的目光转向队友,他让教练组捏了把汗,因为他接下来说的话将会决定活塞今后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但是,这三座冠军,我们获取它的过程是越来越困难的,这一点,我想你们都会认同。”莫蒙尘说着,向众人,他们一一点头,“为什么会越来越困难?我们变弱了?对手变强了?还是,跑轰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“以结果论,跑轰没问题,我们赢了三座总冠军,而且还能以同样的姿态追逐第四座总冠军,可是我们的路途只会越来越难。”莫蒙尘的语气慢慢变重,“每支球队都知道怎么对付我们,他们会想尽办法控制我们的节奏,让我们打不出快攻,如果没有节奏,跑轰便不复存在,上赛季总决赛第七场,我们赢了,但你们应该没忘记是怎么赢的吧?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在为我欢呼,但说实话,我厌恶那样的比赛,当你们所有人都毫无希望地着我,指望我一个人去得分的时候,跑轰就已经完蛋了,明白吗?”莫蒙尘喝问,“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房间安静如凶杀现场。

    “躺在功劳簿上自欺欺人的蠢货终有一天会失败!”莫蒙尘狠狠地向队友,“现在我们有机会从内到外地改造自己,你们却要拒绝?因为一点困难和挫折就想要放弃?”

    莫蒙尘的语气慢慢缓和,“我们现在打不好普林斯顿,但我们有八场常规赛慢慢调整,我不相信缔造了三连冠的你们诸位驾驭不了这个的呆子战术!”

    “所有的排斥都与恐惧有关,没人喜欢陌生的东西,我和你们一样讨厌改变,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操蛋!你不改变,别人就会迎头赶上将你甩到身后!如果因为恐惧就不敢涉足全新的领域,因为一点失败就像孩一样哭着放弃,那你们真的很没种,我为你们感到羞耻!”

    这里安静得能够听到心跳声。

    拉希德等人甚至不敢dr的脸。

    莫蒙尘的语气变得与刚开始一般,平和而淡定:“我们之所以不愿改变,是因为害怕未知,恐惧失败。很少有人愿意接受这件事:成功者总是求变,失败者永远止步不前。我们不能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假装我们永远不会被击败。”

    “对我们来说,只有一件事不会改变。”dr顿了下,细声说道,“那就是一切都会改变。”

    今晚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令教练组终生难忘,他们再一次意识到统治这群人的是谁。

    球员、助教们渐渐地离开韦斯特法尔的房间。

    这场关乎活塞未来的内部会议结束了。

    韦斯特法尔轻轻地吐了口气,这下子他可以安心准备对国王的比赛了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